八桥

八桥/苏宿。二次三次皆混。杂食。

【菜钱】汤圆儿(上)

-蔡徐坤x钱正昊
-脑洞大开系列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

       七八点钟的样子,蔡徐坤已经连续忙了两天没有睡觉了。揉着隐隐发痛的太阳穴从沙发中站起身,趿剌着拖鞋走到厨房准备给自己搞一些晚饭。打开冰箱发现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吃了,最后从冷冻层拽出一盒春节的时候买的汤圆。应该…还可以吃吧。蔡徐坤抓了抓头发将这盒汤圆翻来覆去地看,居然没找到保质期。好吧,先煮了再看看吧。于是烧了一大锅水将汤圆倒进去,走回客厅继续在电脑上进行自己的工作。

       再想起锅里的汤圆已经是九点钟了,蔡徐坤赶紧站起身冲向厨房去查看锅中的汤圆。恐怕已经煮成面糊了吧。

       这是什么操作?

       眼前的景象让蔡徐坤很疑惑。想象中那一锅面糊还冒着焦黑的烟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那汤圆不但没有煮糊反而越煮越大,现在已经像一个篮球那么大把锅盖都顶开了。它在水面上旋转着带起一圈圈的水纹向外扩散开来,其它的汤圆都静静地躺在锅底仿佛在为这颗汤圆奠基。蔡徐坤小心地用一只筷子戳了戳这个奇怪的汤圆,那汤圆停了一下又继续翻滚了起来。

       如果给它足够多的水它会不会越长越大啊?

       一旦这种想法在蔡徐坤脑海中出现了他就立刻转身去实施。他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又小心翼翼地将汤圆放进去。那汤圆仿佛很开心,漂在水面上游走着画圈儿。蔡徐坤蹲在浴缸边盯了一会儿没盯出什么名堂,看了看时间自己也应该回去工作了。

       每次蔡徐坤工作的时候都会忘记时间,再一抬头已经是半夜一点钟了。看了看电脑上未完成的工作,唉,又要通宵了。起身准备去厨房接一杯水喝,路过浴室突然想起里面的小汤圆儿。不知道汤圆儿现在长多大了呢?推开门一室氤氲的水汽扑面而来,让蔡徐坤不禁眯起了眼睛。不对啊…自己放的是凉水啊…睁了睁眼睛朝里看去,竟然看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形。…?蔡徐坤闭上眼晃了晃脑袋又看回去,自己确实没有看错啊…直接咬咬牙朝里走去,眼前的景象又让蔡徐坤震惊了。

       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年正坐在浴缸中,软软的头发耷拉下来顺着光滑的脸颊向下渗着水。肉嘟嘟的嘴巴随着人呼吸的动作而一张一合,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向下投出一片阴影,含着氤氲的水汽微微颤动。蔡徐坤不禁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少年的脸庞仿佛活在梦里。环顾四周发现那汤圆早就不见了,转过头看着浴缸中的少年,这是…汤圆儿?蔡徐坤正盯着看,浴缸中的少年忽然动了一下,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四目相对。少年歪了歪头坐起身,双手搭在浴缸边沿看着面前这个同样在看着自己的人。在这微妙的气氛中蔡徐坤还是决定开口问问,张了张嘴试探地出声。

      “我叫蔡徐坤…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听了问话低垂下眸子,双手交叠抠着自己的手指。“昊昊…”少年抬起头朝蔡徐坤笑,“我叫昊昊。”叫作昊昊的少年眉眼弯弯,双眸似是含着星辰大海。蔡徐坤的心咚咚作响,他侧目避开了人的视线似是怕被人看穿心思。

      “那你…为什么在这儿?”

       昊昊眨巴眨巴眼睛,动了动腿换了一个姿势坐下,歪着头似是很疑惑,“你把我泡在这里的…”蔡徐坤深吸了一口气,“那你…是个汤圆儿?”昊昊闻言笑了笑点了点头,“嗯,我是汤圆儿,我不能离开水。”现在蔡徐坤的内心仿佛着了魔,那人笑起来着实好看,让自己忍不住去碰碰他。然而蔡徐坤最后也这样做了,挣扎着清醒过来时自己的手已经在人脑袋上了。试探地摸了摸人柔软的发丝,那人竟然反过来蹭了蹭自己的手掌发出了舒服的轻哼。“昊昊喜欢我摸头吗?”蔡徐坤小心翼翼地试探,抿了抿嘴唇害怕得到人否定的回答。昊昊靠在浴缸边上笑了笑,“嗯…喜欢…”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蔡徐坤不禁松了口气,嘴角噙着笑又揉了揉人的头发。低眸看着人吹弹可破的光滑肌肤,水水的嫩嫩的,手感一定也很好…蔡徐坤赶紧摇了摇头试图打消这越来越过分的念头,深吸了口气朝人笑笑。而面前的人却仿佛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一般也对着自己笑,“…哥哥想摸的话就摸摸看。”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蔡徐坤纠结的脸,歪着头看着人。蔡徐坤得到许可后便伸手轻轻捏了捏人的脸,真的软软的…又伸手握住了人纤细的胳膊,轻轻揉捏,仿佛朝圣一般小心翼翼地对待。

————————————————————————

于是卡肉?/手动狗头
不要打我!qwq

【菜钱/钱坤】Animagus

-蔡徐坤x钱正昊
-HP Paro
-其他CP少量有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

9.

       蔡徐坤一大早醒来就发现自己的花色猫头鹰正被一只猫咬着翅膀。自己可怜的猫头鹰挣扎着扑棱翅膀却怎样都逃不出那只邪恶的猫的尖牙。蔡徐坤赶紧翻下床拎起那只猫的脖颈,定睛一看,通体黑色,异瞳,死鱼眼,还带着面瘫的表情,“Jammy?”

       那只猫嗷呜叫了一声似是在回应蔡徐坤,扑棱扑棱爪子想逃出接下来即将遭到的惩罚。但意料之外的眼前这个男人竟对着自己笑了笑,眉眼弯弯的让这只猫怀疑见到了自己的小主人。它歪了歪头很不解的样子,眼前的人就将自己放到了床上还顺了顺自己后背的毛。他将头撑在自己面前笑呵呵的,“Jammy乖,可不可以在这里再呆一会儿啊?”

       Jammy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打的是什么算盘,本想一走了之但没料到那人竟从床下拿出了一袋猫粮。这只猫并没有过多的思考一个养猫头鹰的人为什么会存猫粮,反正它现在正在蔡徐坤的床上摇摇尾巴惬意地进食,显然忘了快到了自己主人要起床的时间了。

       蔡徐坤养了两只猫头鹰,一只花色的叫iKunni,另一只通体纯白的雪鸮叫Kun。不过奇怪的是从没有人见过蔡徐坤的两只猫头鹰同时出现,甚至那只雪鸮是在蔡徐坤亲口承认后众人才知道那是属于蔡徐坤的猫头鹰。关于猫头鹰的传闻更新换代也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如果有人亲自去问蔡徐坤,他也会以“可能它们性格不合吧”糊弄过去。

       蔡徐坤小心地给iKunni包扎好,坐在椅子上看着床上的Jammy傻笑,清晨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使人的面庞更加柔和,扇子般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随着人的动作忽扇忽扇的,仿佛一只夜蝶在光影下翻飞。蔡徐坤晃了晃腿,心情很好地喝了口茶,等待着一阵骚动。

       那阵骚动并没让蔡徐坤等很久,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在这个清晨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到访而变得嘈杂起来。

      “我记得你是斯莱特林的新生吧?”

      “这里是格兰芬多的宿舍,斯莱特林的学生是不让进的哦。”

      “不要向里面张望啦,胖夫人不会让你通行的。”

       休息室的门口传来杂七杂八的话语,让本来安静有序的格兰芬多变的嘈杂起来。隔壁床的范丞丞被吵醒翻了个身,微微睁开眼睛很不情愿的样子,“老大,怎么了?”

       蔡徐坤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走过范丞丞床边轻声说了一句,“没事,睡吧。”范丞丞迷迷糊糊地又闭上了眼睛,恍惚间看见蔡徐坤嘴角上扬的微笑,感觉今天的老大心情特别好。

       此时的钱正昊正站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双手局促地揪着宽大的长袍袖子紧张地咬着下嘴唇,“我…我来找我的猫…”钱正昊一大早就发现自己的猫不见了,用了魔咒寻找发现竟然在格兰芬多的宿舍,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但钱正昊只能硬着头皮站在这里被狮院的学生们包围。

       格兰芬多的门口仍然十分嘈杂,看热闹的人在渐渐聚集,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这个一年级小蛇的事迹。钱正昊咽了咽口水低着头看着地面,显然这样众矢之的的位置让他感到很不自在。

      “是这只吧?”

       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响起,人群却立马噤了声。钱正昊抬起头,只见蔡徐坤提着死鱼眼的黑猫从自己一直想进去的地方走出来,人群自觉地为他让出了一条通路。阳光从他背后射出让钱正昊看不清他的面庞。蔡徐坤一只手插着裤兜一只手提着黑猫,白色T恤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没被长袍遮盖住的身型更显修长。蔡徐坤走到还在发愣的钱正昊面前将猫放到了人手上,钱正昊抱紧了猫只听见面前的人凑近自己的耳朵这样说。

      “出去走走吧?”

       钱正昊和蔡徐坤并肩走在霍格沃茨的小路上,春天的阳光温暖地倾洒而下,将枝头的花儿都拨开了。风微微泛凉,轻轻地吹拂着人的脸庞。钱正昊抬头看着路边的花嘴角不自觉的带上微笑,蔡徐坤回头看着微笑的钱正昊目光也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

       他们找了一个长椅坐下,钱正昊低头看着脚边新长出的绿芽有些心不在焉。蔡徐坤一只手搭在长椅背上撑着脸侧过身来看着钱正昊。

      “你的猫把我的猫头鹰咬伤了,怎么办呢?”

       蔡徐坤看着人笑了一下,用一只手指乐此不疲地逗弄着对他爱搭不理的黑猫。钱正昊咬了咬嘴唇,手搭在膝盖上攥着拳头,在心里思考着所有可能解决的方案。眼睛眨呀眨的,看起来像被蔡徐坤欺负了一样。钱正昊张张嘴刚想出声却被蔡徐坤打断。

      “陪我出去玩玩吧。”

       钱正昊抬起头,正对上蔡徐坤直直的目光。那眼神仿佛混进了春天的暖意,温柔且沉静。蔡徐坤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钱正昊,似是在撒娇一般地扬起微笑。钱正昊认命地呼了口气转过头。

      “好吧。”

————————————————————————

【菜钱/钱坤】Animagus

-蔡徐坤x钱正昊
-HP Paro
-其他CP少量有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

8.

       钱正昊睡了一个好觉并做了一个美梦。梦中的自己正踏在柔软的云朵上慢慢地行走,身边有几颗大树轻柔地飘着旖旎的草木清香,微风吹拂过脸颊,那柔软的感觉甚至带点温热。耳畔是树叶翕动的声响,这自然的声音比风铃还美。四周纯白的、洁净的空间将自己柔软的包裹,浑身都暖暖的十分惬意。钱正昊不自觉地动了动身子企图离那温暖更近一些,那纯白却停止了动作轻轻点了点自己的额头。钱正昊努了努嘴,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笑意,在这样纯净的境界里心仿佛也飘了起来,就连疼痛也一起飘走了。

       这个梦缓缓地飘走了,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身体好像新生一般轻盈。转过头看向身侧,没有想象中庞弗雷夫人和蔼的面庞,却与一双稳静的眸子四目相对。

       钱正昊没有出声,静静地盯着人看,蔡徐坤也没有出声,面带笑意地也看着钱正昊。两人足足对视了有五秒钟,钱正昊终于开口。

      “你骗了我。”

       你说过我会进格兰芬多的。

      “嗯,我骗了你。”

       我也不理解你为什么去了斯莱特林。

      “你救了我。”

      “嗯,我救了你。”

       钱正昊转过头继续放空目光看着天花板,长长的睫毛随着缓慢地眨眼睛在空中划着弧线。钱正昊舔了舔嘴唇,轻启嘴唇却没有出声,半晌才发出声音,只有短短的两个字,“谢谢。”

       蔡徐坤笑了笑没说什么,搬着凳子向前凑了凑将手掌附上人的额头,“嗯,好像恢复得很好。”钱正昊微微偏过头去看蔡徐坤的表情,后者却在人转过来后露出了最温柔的微笑。

       坏人。

       钱正昊又躺了一会儿就起身准备离开校医院,动了动胳膊腿哪里都没有不适的感觉,庞弗雷夫人的治疗总是及时又有效,坚实又让人信任。问了蔡徐坤被告知扫帚被卜凡拿回了宿舍,摸了摸随身携带的魔杖也依旧安稳地带在自己身上。虽然位置有些变了,但那应该是发生那么大的冲撞造成的。钱正昊谢绝了蔡徐坤想要送自己回宿舍的提议,毕竟一个格兰芬多的学生去斯莱特林总归是不合适的。这时候的钱正昊并不知道不久的将来自己就要去格兰芬多的宿舍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至于比赛,蔡徐坤告诉他学校打算过几天重新比一场,让他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当天晚上,天完全黑了,蔓延的黑色像一块巨大的幕布罩在霍格沃茨的上空。在霍格沃茨的规定中,学生们在晚上是被禁止离开宿舍的,但小鬼并不在意这些。你看,现在小鬼又偷溜出来闲逛了。他东瞅瞅西看看,不知不觉就溜达到了四楼那段被禁止通行的走廊前。他好奇地朝里面张望,本来只是好奇,并没抱着自己能看到什么新奇玩意儿的希望,但意料之外的,他看到朱正廷和蔡徐坤正站在一起说着什么,两人都隐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表情。本以为是碰到了同道中人,在心里想着没想到两个级长也像自己一样是个随性的浪子,或许自己到了高年级还可以更浪一点。挑了挑眉毛脸上带了笑意,抬起手正要过去打招呼,却在隐隐约约看到了两人严肃的表情后将伸出的手揣回了上衣口袋。或许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出现。他撇了撇嘴角转过身不留痕迹地离开了。虽然自己稍微听到了一点谈话的内容,但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只是碰巧撞见的对吧。于是他听见那两人这样说。

     “你知道了。”

     “嗯,我知道。”

     “所以你现在要怎么做?”

————————————————————————

大家的意见都收到了!于是让我慢慢策划一下俩人的约会/x

【菜钱/钱坤】Animagus

-蔡徐坤x钱正昊
-HP PARO
-其他CP少量有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本章魁地奇杯现场

————————————————————————

7.

       期待已久的魁地奇杯终于到了。

       此时钱正昊正挺直腰板站在斯莱特林的队伍里,拿着他在寒假新买的火弩箭——现如今性能最好的扫帚。抬起头,自己面前是一个个子没比自己高多少、梳着雷鬼头的人,那人正用得意的表情和范丞丞说着话。没错,斯莱特林的第一场就要和格兰芬多厮杀了。嘶,用厮杀这个词好像不太好,友谊比赛,竞争、竞争。

       魁地奇球场的观众席上坐满了人,环着场地整整一圈,教授们也都挤在观众席向场内张望。不断有欢呼和口哨声涌入钱正昊的耳朵,这过于热烈的氛围还是让他不自觉地绷紧了表情僵硬地笑着。霍琦夫人正站在最高的台子上审视着下面的球员,她是历年来魁地奇杯的裁判,她在这儿代表着最高的法则。

       范丞丞也注意到了对面的钱正昊,悄悄地挥手打了个招呼。还没等说什么就到了双方队员互相鞠躬的环节,直接上场。

       钱正昊坐在扫把上稳稳地停在半空中,低下头伸手摸了摸它,轻轻笑了笑,希望它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随着一声如雷贯耳的开始口令最前面的徐圣恩一把冲上去将鬼飞球抢了过来。朱正廷一边躲避着游走球一边示意着徐圣恩将球传给自己。但球哪能是说传就传的,要是这么随便的话就不叫魁地奇干脆叫投球了。所以朱正廷咬牙切齿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蔡徐坤只得让徐圣恩传给别人去。

       但这些场上的事和钱正昊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抓住那个最小最灵活的金色飞贼,于是这项运动就只涉及三个人,他、金色飞贼、和对面的找球手。之前娄滋博给自己普及过,对面的找球手叫小鬼,平时古灵精怪的灵巧的很。想到这里钱正昊不由得紧了紧抓着扫帚的双手,坚定了目光继续向那调皮的金色飞贼冲去。

       这场比赛竞争十分激烈,先是斯莱特林先得一球,但紧接着蔡徐坤就凭着灵活的走位扳回了两球。那之后蔡徐坤也一直引领着球的走向,但奈何卜凡加紧防守,迟迟进不了球。范丞丞愤愤地朝卜凡吐了吐舌头,“呕,我要回去找岳哥告状。”卜凡反倒挑了挑眉,“找你岳哥也没用,你岳哥听我的。”范丞丞只得继续兜着圈子,企图从卜凡严密的防守中找出缝隙来。

       在这两人拌嘴的当儿钱正昊和小鬼已经起过好几次摩擦了,两人争着抢着企图抓住那不听话的小玩意儿,但那球身上仿佛抹了油一样的次次都从两人身边溜走。只见两人的扫帚不停地变换着轨迹,仿佛在跳一段缠绵的双人舞。

       就在小鬼又一次即将抓住那个金球的当儿,那家伙扑棱着翅膀又变换了轨道转了一圈儿向上飞去,小鬼一时没反应过来,张望着寻找那金色飞贼的动向。机会!钱正昊立马伏在扫帚上向上猛冲,追着金色飞贼一路上升,不曾料想那个金色飞贼闪着翅膀突然向自己扑来。钱正昊猛地一个后退下沉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也向着飞贼扑来的小鬼,两人结结实实地撞了个满怀。卜凡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正好弹到自己面前的小鬼,钱正昊却掉下了扫把直直向地面摔去。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脑袋昏昏沉沉的。身边笼罩着一股草木的清香,好像正在被人抱着又感觉躺在棉花上。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想要睁开眼睛,耳边却传来一声低语。

       不要乱动,交给我。

————————————————————————

于是悄咪咪做个调查 如果菜钱出去玩的话你们想他们玩什么啊 就是 在HP的设定下(´・ω・`)

【菜钱/钱坤】Animagus

-蔡徐坤x钱正昊
-HP PARO
-其他CP少量有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本章小娄上线 开始吹昊Hhh

————————————————————————

6.

       又被恩格普斯教授耍了。

       朱正廷按了按太阳穴认命地走进喧闹的球场。明明说好了今天球场只有斯莱特林才会来,朱正廷看着一操场带着各种院徽的学生抑制不住地挑了挑眉。偏偏这个时候周锐还来和自己打招呼,挥舞着双臂带动着卷曲的发丝一飘一飘的,“哟,正廷!这么巧你们也来啊!”

        朱正廷只好扯出一个微笑,“是啊,没想到球场这么多人啊。”第二句话是真心的,甚至还有些愠怒。和周锐含糊了几句后找了一块儿空地开始准备训练,果然是新的团队还需要一些磨合,不过令朱正廷没想到的是撞大运上来的徐圣恩技术也意外的很好。

       钱正昊自然而然地因为那次亮眼的表现而成为了斯莱特林新的找球手。那是一个极展示个人色彩的位置,担负着团队反败为胜的使命。其实钱正昊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人,但他的实力不允许他这样低调。一整个下午钱正昊都在和那个金色的飞贼做着捉迷藏的游戏,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地骑着扫把翻飞,钱正昊发誓他以后再见到金色飞贼一定会吐的。

      “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了,下次训练的时间我会在宿舍通知你们的。”朱正廷拍了拍手示意解散,钱正昊便放下扫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朱正廷和卜凡还有课,揉了揉钱正昊的头发就打招呼离开了,现在剩钱正昊自己坐在地上,其他同队的队员也没有很熟悉,加之钱正昊是个比较认生的人,自己就自己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钱正昊用手指轻轻抠着身边的草地,修长的手指绕着草叶儿打转。钱正昊虽然个子比较小但却长了一双大手,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好看极了。

      “嗨,你的扫把真酷。”

       声音自头顶传来,钱正昊仰起头看到一个人正向自己微笑,半蹲着注视着自己。钱正昊先是朝人笑了一下,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暗自将人上下扫视了一番。拉文克劳的。梳着干练的发型笑容很阳光,目测比自己高,应该也比自己年长。钱正昊不知道这个拉文克劳的学生来找自己搭话有什么意图,而且自己的扫把明明是学校的破扫把也没有很酷。

      “我叫娄滋博。”他朝钱正昊眨了眨眼睛似是在等待人的回应。“…钱正昊。”娄滋博听了回答更开心地笑了起来,一屁股坐在钱正昊身边便打开了话匣子,“我是拉文克劳的一年级生,和你一个年级的。我在分院仪式上就见过你,那个时候…”娄滋博一边说着一边搭上钱正昊的肩膀,回头看了一眼钱正昊身边的扫把,着实震惊了一下,“哎哟你用的居然是学校的破扫把,我刚才在远处看你玩的这么溜还以为是光轮2000呢,哇我的天哪那我就更崇拜你了…”

       钱正昊没想到这个拉文克劳的学生居然是个话唠,自己印象中的话痨应该都是在赫奇帕奇才对。伸手捋了捋头发静静听着人滔滔不绝的闲聊,默默地在心里觉得这个人好像并不是自己想象中来打探情报的歹人。你说证据?或许就是娄滋博把自己队的每一个人的每一个位置的每一把扫把都说了个遍。

       娄滋博真的只是来交朋友的,扫把只是因为他眼神不好而已,真的。而且他并没有觉得自己队的信息有什么不能说的,毕竟刚才四个学院在一起训练的时候大概互相都看了个遍吧。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和钱正昊交朋友,因为他很酷啊。

       钱正昊在一边默默地听着娄滋博的碎碎念,有时还会被那人幽默有趣的说话风格逗笑。笑起来眉眼弯弯的,眼睛一闪一闪的仿佛面前那煊红的晚霞揉碎了倒入人的眼眸。孩子间的友谊总是很好建立,不管钱正昊之前有多戒备娄滋博,现在他们依旧可以拍着后背笑在一起。

       身材修长挺拔头发金灿的人正背靠着球场的围墙看着不远处和钱正昊坐在一起笑的很开心的男孩儿。

       好像是拉文克劳的。如果他没有抢先一步的话…在他身边的应该是我啊。

       叹了口气。

————————————————————————

虽然这几章坤哥的戏份都很少 但你们要相信这都是为了后续做准备 看见标题了吗!菜钱!而且其实暗戳戳每章都有提到坤哥不知道你们发现了吗(⁎⁍̴̛ᴗ⁍̴̛⁎)

【菜钱/钱坤】Animagus

-蔡徐坤x钱正昊
-HP PARO
-其他CP少量有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本章魁地奇选拔赛

————————————————————————

5.

       来到霍格沃茨的时间不长不短,又到了每年一度魁地奇杯的时候了。此时的钱正昊正站在魁地奇球场上和一众斯莱特林的学生们挤在一起。是的,他们在等待挑选两位新的魁地奇球员去填补毕业生的空位。虽然钱正昊的飞行课上得很好,但他也没抱有太大的希望,刚入学两个月扫把还没摸几次的一年级新生向来都只是来凑热闹的。钱正昊早就在心里为自己打了预防针,选上就去,选不上也理所应当。

       随着预备口令的开始钱正昊稳稳地坐在扫把上,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晃悠悠上不去扫把的同学,“保持平衡,不要着急。”旁边的同学向他投来了感激的目光,钱正昊笑笑没说什么,毕竟他自己其实也只是一个坐的稍微稳了一些的新手而已。

       今年的选拔规则很简单,选拔两个人,两个鬼飞球,先抓住鬼飞球的两个人通过。尽管鬼飞球在正式比赛中并不是这么用的,但那又怎么样呢,朱正廷说他乐意。

       朱正廷站在参差不齐的队伍前面张望着,看着大部分人都准备好了之后便吹响了开始的口令。果然,刚开始不到五秒就开始有人从扫把上掉下来了。朱正廷一早儿就拜托了朱星杰和卜凡帮自己照顾这群冒失鬼不要受伤,这两个人一直都是那么的坚实且可靠。

       回过头想看看这群人里有没有让自己满意的成员,毕竟今年他想招的其中一个位置是找球手,那可是相当需要技术的角色。然而朱正廷刚转过头就有一个人夹着鲜红的鬼飞球朝自己飞了过来。

      “级长好!我是徐圣恩!”

       那人一边把球交给自己一边大声地向自己做着自我介绍。这个人是二年级的,朱正廷稍微有些印象,暗自感叹着二年级就达到了这样的水平,不免想要给人一些夸奖。“做得不错。”朝人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人的肩。那人却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其实就是我运气好…那球直接撞我脸上了。”朱正廷暗自扶额,摆了摆手示意人去旁边待机,暗自懊悔着还是自己冲动行事了,不该定这么随便的规则。转过头继续看着水深火热的竞赛场,此时一年级的基本都掉下了扫把被卜凡和朱星杰带到场外。眯着眼睛寻找惊喜地发现钱正昊居然还在场上,然而此时的钱正昊正慢悠悠地飞在外围打转。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这样迟早也是要被其他人抢到的,又将目光移向争抢最激烈的中心,两个五年级生和一个四年级生正你来我往地冲撞着争夺着那并不安分的鬼飞球。那红色的球正随着争抢轮流在几个人的扫把前转移,因为实力相当却怎么也分不出个胜负来。

       大概第二位成员就在这几个人当中了吧。朱正廷换了一个稍微松懈一点的站姿,环胸看着,百无聊赖地等着结果。

       这时,那个四年级生没坐稳突然一个左偏,鬼飞球立马机灵地换了一个轨道下沉,在人眼里它仿佛在讥笑着大摇大摆地炫耀。朱正廷暗自笑了笑,这才是魁地奇真正好玩的地方啊。

       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人群前面抢先一步抓住了乱跑的鬼飞球,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朱正廷面前把球交给了他。朱正廷愣了愣旋即接过球笑着揉了一把人的脸蛋儿,“干得不错,昊昊。”

       其实钱正昊刚开始并不是不想要抢球,虽然也没什么太大的抢球的欲望,他是着实觉得加入那你来我往的拉锯战中并没有什么意义。他在等。他骑着扫把慢悠悠地在人群外围盘旋着转圈,寻找一个可以见缝插针的位置让自己有机可乘。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你看吧,机会来了。钱正昊看准了鬼飞球下一秒钟会停留的位置猛地俯冲下去,甚至没有用手抓着扫把,而是为了确保抢到球张开双臂去抱住那鲜红的球。虽然这样做有些冒险,钱正昊也着实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成功,毕竟一些高年级生都没有单手抓扫把或者不抓扫把飞行的能力。当钱正昊稳稳当当落在朱正廷面前的时候他发自心底松了一口气,甚至在这个时刻被捏脸颊也没有很排斥,反而咧开嘴朝人笑了笑眯着眼睛天真又可爱。

       最后补位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人尘埃落定,令人没想到的是居然都是低年级生。钱正昊握了握自己手里的扫把心里有了一些使命感,虽然他现在用的还是学校提供的劣质扫把。他在心里思忖着或许放假之后要去对角巷转一圈买一把新的扫把了。

       不远处几个其他学院的学生正躲在暗处观看斯莱特林的选拔情况。美其名曰是打探敌情,其实更多的只是好奇罢了。

       他的天赋不会辜负他的血统。

       那其中最有名望的人这样说道。

————————————————————————

【菜钱/钱坤】Animagus

-蔡徐坤x钱正昊
-HP PARO
-其他CP少量有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本章皇权富贵组合&锐哥子异上线&岳哥暗示

————————————————————————

4.

       钱正昊在霍格沃茨上的第一堂课是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严苛的授课风格着实让钱正昊有些拘谨。那人冷峻的性格像极了带毒的巨蛇,不愧是斯莱特林的院长。钱正昊这样想。

       中午打好了饭,拿着餐盘有些不知所措。刚想找个角落坐下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昊昊——!”

       钱正昊环顾四周发现朱正廷在向自己招手,“这里——!”

       钱正昊其实有些畏惧和朱正廷呆在一起,他想坐在朱正廷背面卜凡那张桌子上。但看起来那里好像没有自己的位置了,卜凡也正在给一个银白头发看起来比较年长的人夹菜,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总比一个人吃饭好一些。这样想着钱正昊下定决心端着餐盘走了过去坐在朱正廷身边。果不其然朱正廷的手立刻像磁铁一样吸在了自己脸上,感叹了两句好可爱啊之后终于松了手,接着手指又指向了自己面前的两个人身上。

       这两个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但明显不是自己院的学生。昨天在宿舍钱正昊已经偷偷地把本院的学生都记了一遍,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是脸还是记得的。

      “这个是黄明昊,我表弟。”被叫做黄明昊的男孩儿冲自己笑着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拉文克劳的一年级生,以后请多关照啦。”钱正昊也回了一个微笑握住伸过来的手。

      “他旁边这个,是范丞丞,是黄明昊发小,他俩一起长大的。”朱正廷的手指又指向了旁边一个把脸颊塞的鼓鼓的男孩儿,被叫到名字的男孩儿赶紧嚼了几口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平复了一下呼吸对着钱正昊笑了起来,“你好,我叫范丞丞,我是格兰芬多的二年级生,我是你学长哦。”

       听了这话,还没等钱正昊回答黄明昊先跳了起来,“范丞丞你不要得意,你不就比我大了两岁吗,怎么的我都不会叫你学长的!”说着一巴掌拍到了范丞丞的头上,还愤愤地踩了踩地面。范丞丞捂着被敲打的头,小声地顶嘴,“可是我就是你学长…”黄明昊刚想再次动手就被朱正廷拦下,“坐下,吃饭。”闻言黄明昊只好坐下,低下头扒着饭在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怎样和范丞丞算账。

       正吃着饭一大群猫头鹰从大门飞了进来,铺天盖地的架势让刚入学的新生们不由自主地发出哇的一声感叹。它们叼着包裹和信件落到收件人的餐桌上,钱正昊这里也落了一只猫头鹰。钱正昊接过包裹打开,里面赫然是一个魔杖。

      “啊…我之前忘了带魔杖…”钱正昊把魔杖拿出来再次确认了包裹里没有其他东西,“还好第一节课是魔药课,要是黑魔法防御课我就凉凉了…”钱正昊不疾不徐地说着,周围听的人却没有一个人不瞪大眼睛佩服这个小孩子的淡然。

       居然会把魔杖落在家里,这究竟是怎样随性的人啊。

       坐在不远处的人也这样想着。

       钱正昊捧着自己的魔杖端详着,似是正在确认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魔杖一样。明明是魔杖选择主人,这样随便寄来的魔杖真的没关系吗。朱正廷这样想着低眸瞥了一眼小孩儿,眼神里惊起不易察觉的波澜后旋即转过头。

      “昊昊,魔杖不要总是拿出来玩,我也不建议你将它曝光在人群面前。”

       黄明昊刚想说点什么却被范丞丞突然夹来的一大团菜叶塞住了嘴。

      “哇范丞丞你长本事了是不是!”黄明昊再次站起身准备继续刚才未竟的复仇大业。

       钱正昊默默地将魔杖收好,拿起筷子准备继续自己在霍格沃茨的第一顿午餐。可是事情总是不尽如人意,一边路过的周锐按着黄明昊的头在人耳边大声说,“我们鹰院的人要举止优雅知道吗?!”

       被按着头的黄明昊明显有些不服气,他撅起嘴有些不满。“您现在的举止一点也不优雅。”黄明昊如此小声说。

      “什么?!”

       周锐揪着黄明昊的脖颈嘴上也吵个不停,钱正昊看着拌嘴的两人不禁感叹着黄明昊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和大家混的这么熟络。钱正昊的目光又向旁边移了移,就看到蔡徐坤和另一个梳着小辫子长得很干净的学长正站在周锐身后司空见惯地看着两人拌嘴。

       蔡徐坤正笑意吟吟地看着每天都会上演的校园喜剧,周锐总是有许多欢喜冤家。正想和朱正廷打声招呼,抬头却正巧碰上钱正昊的目光。蔡徐坤的笑意更深,一双眸子温柔似水,映着天空的蓝色他更像处于其中的白云。钱正昊赶紧收回视线低下头,抓紧了筷子向嘴里递饭,一张小脸塞的鼓鼓的,却完全没有看到在那以后蔡徐坤笑眯眯看着自己的目光。

       吃了饭回到宿舍午睡,钱正昊窝在被子里看着棚顶折射着阳光波光粼粼的湖水喃喃自语,“我就说了白天的斯莱特林会更美。”

       隔壁床的卜凡却好像并不想欣赏这美丽的景色,他拉着朱正廷急匆匆出去了,钱正昊却也不太想知道干嘛去了,反正也不干自己的事。

       卜凡拉着朱正廷去了没有人的隔间,用高大的身体挡住了人的去路。

      “你说让小钱少用魔杖是什么意思。”卜凡的话语表明了虽然他坐在他们身后却也着实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听了人质问的话语,朱正廷不但没有慌张反而还挑了挑眉, “你没看到他的杖芯?”

       卜凡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他换了一只手扶着隔间的门,身体微微前倾。“不就是银杉叶…银杉叶脉?!”

       朱正廷直视着卜凡睁大的眼睛点了点头。

      “我不希望这会影响他的判断。”

————————————————————————

【钱坤/菜钱】房子(一发完)

-蔡徐坤x钱正昊

-邻居竹马 Paro

-灵感来源小钱儿同学画的房树人

-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什么系列 随便看看吧

-OOC属于我

————————————————————————


       蔡徐坤是钱正昊的邻居,是昊昊的坤坤哥哥。

       印象中蔡徐坤家的房子是双层楼的小别墅,红木的颜色在一片绿盈盈的植被中显得很像童话中的小屋。紧挨着的关系和钱正昊家全白的房子形成对比更显得温馨而梦幻。两块宽敞的草坪上修了一个儿童用的秋千,只修了一个位子的时候蔡徐坤总会让给钱正昊玩, 弟弟在前面咯咯地笑,哥哥在后面不轻不重地推。后来蔡徐坤妈妈直接又加修了一个位子,肩并着肩的,一个红色一个蓝色,一个矮一些,一个高一些。蔡徐坤妈妈也很喜欢花,但无奈蔡徐坤对粉尘过敏。蔡徐坤怕妈妈伤心于是两个人偷偷窝在蔡徐坤的卧室趴在地上用水彩笔画了一堆五颜六色的花裁剪下来,趁着蔡徐坤妈妈在屋里做饭的时候悄悄溜出去贴在栅栏上,黄的红的蓝的紫的,甚至还有彩虹的花儿。蔡徐坤妈妈看见了忙搂着两个孩子的小脑袋一人亲了一口,“都是我的宝贝~”蔡徐坤妈妈笑意盈盈地这样说。

       钱正昊会知道的这么详细是因为钱正昊的爸妈总是很忙,每次钱正昊妈妈一脸歉意地去敲蔡徐坤家的门的时候,蔡徐坤妈妈就直接笑着冲她摆摆手,“知道啦知道啦,接昊昊对吧~”。也因为这个原因,钱正昊的记忆中每天放学几乎都是和蔡徐坤一起回家的。坤坤妈妈的大手牵着坤坤哥哥的小手,坤坤哥哥的小手就牵着昊昊的小小手。有的时候爸妈特别忙了还会在坤坤哥哥家里坐一会儿甚至住一晚。每每这个时候坤坤妈妈总会让蔡徐坤去陪弟弟睡觉,蔡徐坤撅撅嘴向妈妈又不和自己一起睡表示抗议,但还是揉揉昊昊的小脑瓜伴他入眠。

       小学的教学楼有七层,一层一个年部,顶楼是教师办公室,一个年部五个班,一个班平均四十人左右。刚开始是鹅黄色的大楼,但在钱正昊三年级的时候学校重新粉刷了墙壁,天蓝与白色相间的,在之后的三年里一直被吐槽像公共厕所的颜色。钱正昊和蔡徐坤隔了两个楼层,每天放学钱正昊都会在楼梯拐角处等那个熟悉的身影下楼和自己一起回家。蔡徐坤依旧拉着钱正昊的手,但钱正昊似乎不大乐意,“班里的同学说了,男孩子就要自己闯荡!”蔡徐坤闻言笑了笑却没有松手,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身边躁动的小脑瓜顶,“你就听他们瞎说,你信他们的还是信你坤坤哥的?”钱正昊眨巴眨巴眼很苦恼的样子,最后还是抬起头展开了笑颜,“坤坤哥!”蔡徐坤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冲着笑的灿烂的弟弟的脑门弹了一下,“好啊你,还敢犹豫,你坤坤哥就是正义听见没?”被弹了脑门的钱正昊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揉着自己的额头,忙点着头连连答应。蔡徐坤的目光向身边揉着额头的弟弟瞟去,在心里和自己做着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忍不住把手覆上人的额头帮人揉揉,“疼不疼?”

       小学楼顶楼的棚顶涂了彩色绘料,深蓝的色调,内容是星空和宇宙。很应景的还在棚顶挂了一些星球挂饰,这些都是在钱正昊五年级的时候才知道的。这时候的蔡徐坤已经上了初中,因为离家远所以一直在住校。每两周回家一次,在和家里人聊过天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去隔壁敲钱正昊的房门。在那段时间钱正昊送了蔡徐坤几幅画,一幅画是蔡徐坤家的树,树上有许多房子,树下是他们的秋千;还有一幅画是蔡徐坤穿着超人的服装在天上飞,旁边还有一个对话框里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我就是正义];最后一幅画是一双眼睛,眼睛里装着星空和宇宙,那是蔡徐坤的眼睛,眼睛下面不远处那颗痣鲜明地点在那里彰显着眼睛主人的身份。蔡徐坤把它们小心翼翼地收好夹在自己最喜欢的那本书里,每次返校都会装在书包里带到学校去。

       初中的楼钱正昊不怎么记得了,他初二之后就没怎么上过学,也和父母闹别扭搬出了家。他窝在蔡徐坤高中狭窄的公寓房里弹吉他。他本来是不想在蔡徐坤写作业的时候弹吉他的,但蔡徐坤表示不介意并且还很想听。公寓的隔音不好房子还小,隔壁说个话都可以听见,于是钱正昊就小小声地弹,小小声地唱,每次一不小心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肯定是在床上醒过来。公寓只有一张床,没有沙发,钱正昊打地铺。虽然蔡徐坤坚持让钱正昊睡在床上,但钱正昊还是以让蔡徐坤好好学习的理由强推着人上床睡了。况且打地铺的待遇也并不差,蔡徐坤特意为了地铺的舒适而去买了一床厚厚的被子专门垫在下面。不得不说,钱正昊还挺喜欢窝在地上弹吉他的感觉。更何况,还有人很愿意听。

       高中的排练室不算宽敞,窗户向着北面终日没什么阳光。排练室里摆满了各种乐器,但钱正昊的位置只拥有那个最中间的立麦。他的乐队在这个城市里算是小有名气,周末的时候还会去商场做一些演出。但这些演出蔡徐坤都看不到的,他去了别的城市念大学,半年才能回家一次。蔡徐坤在大学会经常给钱正昊发微信问钱正昊的动向,钱正昊就会在这时感叹上了大学就是不一样,每天都很闲呐。蔡徐坤会想要和他视频但钱正昊在排练室总是不方便。偶尔排练室没人的时候钱正昊也会接通视频,无奈排练室昏暗的光线总是让钱正昊隐在一团黑暗里。然而蔡徐坤并不介意钱正昊那边的光线是好是坏,他在视频里总是在笑,笑着说昊昊你可终于接我视频咯一边却又担心人天这么黑了要早点回家。钱正昊常常应着,“现在咱们这边地铁特别快,五分钟就到家了。”其实蔡徐坤不知道钱正昊每天是睡在排练室的,其实钱正昊也不知道蔡徐坤正因为托福考试而忙的焦头烂额。

       钱正昊和蔡徐坤租的第一间公寓是个标准的家庭居室,就租在蔡徐坤的大学旁边。不大不小,沙发就一个人躺下那么长,饭桌也就两个人吃饭那么大。钱正昊没有去上大学,蔡徐坤出去上课的时候钱正昊就在家录歌写旋律。这样的生活虽然很惬意但他还是准备去考托福,他怕蔡徐坤以后出了国自己会留在这里,剩他一个人。有时候蔡徐坤会问他为什么要考托福,他总是叼着笔漫不经心地回答,“跟紧国际化潮流大趋势呗。”钱正昊是个夜猫子,蔡徐坤就总是在晚上窝在沙发里看午夜档,钱正昊坐在电脑前剪着音乐偶尔抬头看看电视屏幕,“哥你怎么像个中年妇女。”蔡徐坤总是摆摆手,“了解人间疾苦。”

       钱正昊新租的工作室很大,各种乐器以及各种录音设施一应俱全。钱正昊那个时候很少回家,整天泡在工作室里与音乐为伍。蔡徐坤有时候会来看他,坐在调音器前面透过透明的玻璃看着认真唱歌的钱正昊。有的时候可以等到钱正昊录完歌从里面出来,有的时候等钱正昊出来的时候蔡徐坤已经离开了。其实蔡徐坤的工作也很忙,新入职的员工总是要努力给老板留下好印象。彼此忙着各自的事业两人见面的次数也越发减少,明明在同一个城市有同一个家,却怎么也见不到面,甚至连微信都很少发。钱正昊录歌录累了总会倚在钢琴旁捧着一杯咖啡,将手覆上手机想给人发个消息,打开聊天页面发了半天呆最后却只好叹口气作罢。其实刚开始蔡徐坤会坐在家里的小沙发等钱正昊回家,就着昏暗的灯光看午夜档一直看到睡着。蔡徐坤第二天早上醒来总会先摸摸自己身边的位置,凉的。再冲进卧室向里面张望,床铺整洁如新和昨天一样。忘了是哪天蔡徐坤看着自己办公桌上两人的合照出了神,那天晚上蔡徐坤直接在办公室过夜了。

       蔡徐坤新买的公寓是那种极具现代化气息的大房子。黑与白的色调,大扇的落地窗,精致的吊灯以及足够躺两个人的大沙发。钱正昊常喜欢倒着躺在沙发上和人打电话聊这个月的版权费怎么分配,蔡徐坤坐在旁边拨弄着钱正昊散乱的头发像是在逗弄可爱的宠物一样。蔡徐坤喜欢站在落地窗前看城市的夜景,纷繁的霓虹灯和涌动的车流真的让人心生感慨。钱正昊把下巴放在蔡徐坤的肩膀上偏过头,“坤坤哥,想什么呢?”蔡徐坤低下头笑了笑,摇摇头说没什么,应该就是老了。蔡徐坤回过头抱住钱正昊小小的身体,他一直长的不太高,但在蔡徐坤心里那就是他的精神支柱。

       蔡徐坤的婚礼现场是很西式的风格。纯白的教堂茵绿的草地,轻薄的纱帐以及厚实的红色地毯。蔡徐坤最近总是很忙,晚上也不怎么回家。他在外面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做,对待钱正昊也总是同一套说辞。钱正昊蹲在家里翻着手机上粉丝给自己的评论,趴在落地窗前向楼下张望。等的人迟迟未到自己只能回房间无聊地拨弄着吉他。然而现在在蔡徐坤的婚礼现场,钱正昊坐在座位上看着忙来忙去的蔡徐坤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蔡徐坤兜兜转转招呼着前来参加婚礼的人,与人交谈甚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他还是笑的那么好看那么美。钱正昊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酸涩的涌入人的眼眶。蔡徐坤向钱正昊走了过来,还是那个熟悉的微笑,还是那个熟悉的语气,“昊昊,怎么啦?”钱正昊摇了摇头笑着说没事。

      “现在可没有时间陪你啦。”

       蔡徐坤将手覆上钱正昊因为打了发蜡而没有平时那么顺滑的头顶。

      “等我们的婚礼办完我后半辈子的时间都是你的。”

       钱正昊想起来这种感情叫什么了。

       好像叫苦尽甘来。

————————————————————————

【菜钱/钱坤】Animagus

-蔡徐坤x钱正昊
-HP PARO
-其他CP少量有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

3.

       钱正昊在往湖底走的时候内心就一直在感叹着霍格沃茨的神奇,自己的猫因为厌湿而一直嗷嗷叫个不停。前面领头的级长投来噤声的目光,钱正昊只好抱住Jammy发抖的身体安抚着它的情绪。

       钱正昊一边走着一边看着窗外粼粼的波光,与反射着幽绿色灯光的黑色大理石墙面交相呼应,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神秘与梦幻。前面的队伍停下了脚步,钱正昊琢磨着应该是到了目的地,轻轻拍着怀里的黑猫,向前张望。

      “恭喜你们!我是级长朱正廷,我很高兴欢迎你们来到斯莱特林学院。我们学院的标志是一条巨蛇——最聪明的一种生物,我们的…”站在最前方的人开始发表级长致辞,钱正昊却没什么心思去听。斯莱特林的级长是一个长相十分俊美的人,双眼很深邃,站在代表着本院的绿底银蛇旁边显得强大而冷静。他发起言来一本正经的,有的时候会带些笑意,钱正昊突然觉得传闻中斯莱特林的学生都狡猾而邪恶现在看来好像没有那么可信。

       前面冗长的致辞还没有结束,钱正昊偷偷打量着四周,目光突然被一个颀长的身影所吸引。那人好像有两米高,不,或许比两米还要高,长相俊朗线条明显,此时正靠在一个房柱上打量着这帮青涩的新生。

       前面讲话的声音停止了,钱正昊忙收回了视线跟随着人流去寻找自己的床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欣赏着斯莱特林特有的风景。水晶雕刻的透明天花板让人在屋里就可以一清二楚地观赏到湖底的风景,因为是晚上幽绿色的湖水静谧而深邃。如果是白天有阳光透过湖水或许会更好看吧。钱正昊这样想着侧过头看向窗外。成群结队的游鱼在这个建筑附近游走仿佛在守卫,还有很多钱正昊叫不上来名字的奇怪生物时不时贴在窗户上休憩,有时真会吓人一跳。海浪拍打窗户的细声让钱正昊感觉很舒服,或许伴着这样的音乐今天晚上就不会因为换了床而睡不着觉。

      “嘿,小子。”

       旁边传来一个声音,钱正昊不确定是不是在叫自己。迷茫的转过头,却发现自己刚刚打量过的巨人就站在自己床边。

      “我是你临床。”巨人抬起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床位,“我叫卜凡。”

       钱正昊仰望着人,近距离看着这个巨人觉得这人的面相稍稍有些凶恶。钱正昊鼓起勇气坐起身抖了抖肩膀,朝人笑了一下,“我叫钱正昊。”

      “行,那我就叫你昊昊吧。我是四年级生,你的学长。”卜凡将手放在小孩子的头上拍了拍,“还有,我不是巨人,也不是混血巨人,我只是长得高了点。”钱正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睛弯弯的像是月牙一样。钱正昊在内心将刚才的想法一并否决,这个哥哥或许没有那么凶恶,讲话好像挺有趣的,既然有了一个善良的哥哥愿意和自己说话,至少不用担心自己无法融入大家了。想到这儿钱正昊笑的更开了,他是由衷地感到开心。

      “卜凡——!卜凡——!”远远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卜凡。

      “干啥?”卜凡一边喊回去一边站起身。

       一个身影急急地跑过来,走得近了钱正昊才看清那正是刚才讲话的级长。

      “你帮我搞一下公告栏,你看这是我新想到的口令,酷不酷?”朱正廷扯开羊皮纸递到卜凡面前,卜凡缓缓念出口。

       “我—嵩—山—少—林—学—武—功?这什么玩意?”还没等卜凡抓住朱正廷表示抗议,朱正廷就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钱正昊面前。

      “小可爱你叫什么名字?”一张放大的脸着实吓了钱正昊一跳。

      “我…我叫钱正昊…”钱正昊向后缩了缩,对于这过近的距离感到有些不适。没想到眼前的人却更近了一步,将手放在自己脸上揉了揉,“真可爱啊你~”眼前的人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并没有察觉到身后卜凡的不悦。

      “朱正廷你给我起来,别吓到弟弟。”卜凡揪着朱正廷的长袍维护着钱正昊,钱正昊在心里觉得卜凡是个好人。

      “哇朱正廷你不要又搞小孩子,你表弟不是也今年来霍格沃茨吗?”从不远处的另一张床上探出一个头,对这边的状况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了。

       听言朱正廷放开手里捏着的脸蛋儿站起身,对着那边摆了摆手,“别提了,去拉文克劳了。”顺带还叉腰叹了一口气。床上那人砸了砸嘴表示惋惜,又转头看向钱正昊,“我叫李希侃,你好呀~”那人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长相颇有几分与狐狸相似。钱正昊笑了一下又做了一遍自我介绍,身边的人突然又躁动了起来,伸出手妄图捏自己肉乎乎的脸,“哎呀你怎么这么可爱呀~”

       钱正昊突然又为自己未来的学院生活感到担忧了。

————————————————————————

明天这个或许会停更 想写一个俗烂的邻居竹马梗 不过也不一定 一切皆有可能o(`ω´ )o

【菜钱/钱坤】Animagus

-蔡徐坤x钱正昊
-HP PARO
-其他CP少量有
-糖分属于菜钱 OOC属于我
-本章坤哥打脸现场上线Kkk

————————————————————————

2.

       此时的钱正昊正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大礼堂正前方,一顶会说话的奇怪的帽子在自己头上弓着“脊梁”很苦恼的样子。

       钱正昊心里有些紧张,握了握拳头眨着眼睛。心里想着这个帽子怎么思考了这么长时间,又突然想起之前那人对自己说的话,不禁放下目光在台下寻找那个金灿灿的身影。找这抹金灿灿的身影其实很容易,因为他就明晃晃地站在格兰芬多学院的最前方,站在那面狮子旗帜的下面。

       蔡徐坤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钱正昊,嘴角带着一抹自信的微笑。他坚信拥有着那么纯洁无暇的笑容的孩子一定是属于格兰芬多的。分院帽这次格外长的思考时间也让蔡徐坤有些惊讶,正在思考的当儿突然和一直注视着的人对上了目光,蔡徐坤朝小孩儿笑了笑企图给他一些力量,小孩儿却慌忙地收回了视线局促不安地咬了咬下嘴唇。

      “咳咳——”分院帽在长久的思考后终于清了清嗓子,原本因为思考而弯曲的帽尖终于又立了起来。他扯着沙哑的嗓子这么说,“像你这么纯净的孩子,我真觉得你应该去格兰芬多。”钱正昊抬了抬头,正对上蔡徐坤坚定而又愉悦的目光,他用拇指抚摸着食指,深吸一口气去平复自己的情绪。“但是——”那顶帽子拉长了音,十足地吊人胃口,“介于你拥有着纯正的血统以及极高的素养,我觉得你需要斯内普教授去锻炼你。”它提高了语调,伸展了一下褶皱的帽檐,“去吧小伙子,斯莱特林就是你的归属。”接着钱正昊又听到了一段每一个去斯莱特林的新生都会听到的一段话,

      “也许你会进斯莱特林,
       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
       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
       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啊,被骗了。

       钱正昊从座位上站起身,转过头郑重地感谢了分院帽。那顶帽子咯咯地笑了,钱正昊也朝它笑了笑。他转头再去看那个金灿灿的身影,却看到那人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钱正昊摇摇头走向了斯莱特林,暗自巡视了一圈站在自己身边的院友们,紧了紧衣袖往角落处缩了缩。

       对于这个结果蔡徐坤是十分有成见的,天知道钱正昊落在朱正廷手里会遭受什么样的事情。纯正的血统?别开玩笑了,那孩子天生就属于格兰芬多,那双纯真的眼睛里不应该是泥沼和毒蛇。蔡徐坤的目光跟随着小孩子向台下移动,随着他因为走路而上下跳动的松软的头发蔡徐坤的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汹涌起伏。蔡徐坤忍不住回头去看他,看见小孩子朝角落瑟缩的样子不禁心头一紧。那之后分院仪式是怎样结束的,自己又是怎样带着新生们去到格兰芬多塔并发表完那一段历年都会发表一次的新生演讲的,他都不是很清楚。此时的蔡徐坤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泛着暖黄色灯光的吊灯怅然若失。

       我为什么要因为一个刚见面不久的小孩子而这么烦躁呢。蔡徐坤想不明白。他干脆坐起身拿起一本高级变形术指南翻阅,尽管这本书他已经倒背如流了。自己的猫头鹰回来了,落在窗棂上用硕大而又明亮的眼睛看着他,蔡徐坤摸了摸它的羽毛,又看了看外面已经全黑的天空。算了,睡觉吧。

————————————————————————

后排再来一次菜钱群宣 磕菜钱的玩家们可以进群一起磕Hhh

欢迎加入今天嗑菜钱了吗?,群聊号码:483975819